简体 | 繁體
河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 | 局属单位
地质锤回响在雪域高原 ——记地勘三院勇闯高原的地质人
2021年12月09日 13:49 访问次数:

本文节选刊登于河南工人日报

11月13日,中国地质调查局昆明自然资源综合调查中心4名队员失踪事件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从失踪报道到最终确认遇难,同样作为地质工作者的地勘三院职工们无不唏嘘感叹,悲恸惋惜。

地质人,一个不被大众所熟知的群体走进人们的视野。他们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常年出差,俗称“出野外”。这里的出差不等同于“公费旅游”,野外生活才是贯穿始终的大主角。《勘探队员之歌》中形象地描述了:“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

一首歌唱出了地质工作的辛酸,唱出了地质队员的坚韧。从2000年开始,为响应党中央“西部大开发”伟大号召,河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三地质勘查院(以下简称地勘三院)的地质工作者追随时代的号角,踏上了雪域高原的勘探征途。

“十步一喘”的拓荒牛

刘伟——地勘三院副院长、总工程师,自2000年起,他作为最早一批踏入雪域高原的地质专家,在高原地区连续工作近10年。“能为国家经济发展找矿做贡献、是我无尚的光荣和使命。”说起那段刻骨铭心的高原工作经历,他至今仍满腔豪情。

到达高原,首先面临的是极度干旱、极度缺氧、强烈紫外线的考验,高海拔地区作业一般人的极限只能做到“七步一喘”,而他为了提高工作效率,硬是练就了“十步一喘”的铁肺技能。初到西藏矿区,由于高原地区勘探资料有限,地质队员带着1:20万的地形图深入无人区,往往实际地形常常与地图标识相差甚远。每到这时,作为项目负责的刘伟总能淡定地采用罗盘定位,找出大致的行进方向“咱们有地质法宝,啥都不用怕”。说实话,迷失在苍茫的雪域高原上,谁能不慌呢?夜晚空旷的高原上毫无遮挡,机智的他想到造“地窝子”,先就地挖一个浅坑,然后捡拾一块块小石头搭建短墙,最后盖上马毡。夜里,在这座简易挡风墙的庇护下,所有队员在顶峰上依偎着平安度过,队友们说有他在,一切都能化险为夷。山上时常雨雪连连,原本作为燃料的牛粪受潮无法点燃,啃食生肉,就着冰凉雪水啃方便面是他们的家常便饭,虽然练就了铁肺但练废了自己的胃。说起这些,他谈笑风生“每个雪山上下来的地质队员都是老胃病,能够幸运地走出无人区,为祖国找到矿产宝藏,对于我们来说,值了”。

再高的山,高不过鞋底;再深的谷,深不过足迹,在老一辈地质拓荒者“以地质事业为荣,以艰苦奋斗为荣,以找矿立功为荣”的感召下,地勘三院走出了一批又一批的“艰苦不怕吃苦,缺氧不缺精神”的高原地质人。

无人区的雪夜救援

初到西藏的地勘三个院年轻地质队员张鑫无限感慨“多么美丽的地方,生活在这里多么幸福呀”,司机师傅和项目负责张传东面面相觑笑而不语。

2012年4月20日,当皮卡车一路低嚎着从海拔2000多米的格尔木,驰骋到海拔5200米的安多县,头痛欲裂难以呼吸的胸闷感,第一次让年轻的地质队员感受到高原地区的威力。

一口锅三个人,三顶帐篷,驻扎在可可西里无人区的项目部。地质队员靠着高度的自律性和吃苦耐劳精神,每日按时完成既定工作进度,还要背着几十公斤的岩样标本艰难行走在高原矿区。荒野寂寥无人,时间长了,就连那几匹总在营地周围转悠的野狼,都显得那么生动活泼。原定每月一次的集中采购,预计时间内运送物资的车辆迟迟未出现,天色将黑,戈壁滩的狂风肆虐不停拍打着帐篷。卫星电话迟迟联系不上对方,天空飘起了细密的冰雹雨,担心同伴安危的二人决定带上装备,骑行摩托车沿途去接应同伴。夜色中,冰雹渐渐变成大雪,彻骨的寒冷渐渐浸透衣服,白茫茫的大雪将草原变得一成不变,直到看到一辆落满白雪的报废越野车,他们才惊觉自己迷路了。

天寒地冻,连带摩托车、定位仪也频频出现故障。缺氧加上寒冷,两人咬紧牙关互相打气,走走停停,边修理摩托车边缓慢前行。所幸,次日一早,当熟悉的帐篷在刺眼的阳光下映入眼帘,浑身冻僵的二人才跌跌撞撞安心扑倒在营地的火炉旁沉沉睡去。后来,同伴在牧民的帮助下携带物资安全归来。最终,在地质队员们艰苦拼搏下,西藏抱布德项目圆满通过验收,为国家提交了一座中型铅锌矿。

与高原的过命交情

高原反应的症状没有经历过的人简直无法想象,地勘三院以“特别能忍耐”著称的地质队员潘飞飞,硬是强忍身体不适,登上了4000米以上的工作区。

2011年8月,时任资源一分院院长的潘飞飞,紧急接到通知,一位探矿专家2天后路过地勘三院西藏那曲县项目。当时,地勘三院高原勘查工作刚刚起步,求知若渴亟需技术攻关。为了不错失机会,以工作狂人著称的他连夜从洛阳出发,历时2天,从海拔200米的洛阳一跃登上海拔4000米以上的那曲县工作区,顺利和专家接洽。此前对于高原反应有所准备,当出现低烧眩晕时他并没有在意。他坚信自己:“一定能坚持,工作第一,不能因为自身原因,影响专家来帮助单位攻关技术难题。”缺氧带来天旋地转的感觉,尽管随身携带了备用氧气罐,他依然手指、嘴唇乌黑发紫,专家不忍心劝他及时下山,在得知往返一趟最近的医院需要将近3天时间,他坚持己见“我能坚持,咱们一块下山”。低烧、眩晕、呕吐、昏睡,他用极强的毅力硬扛着常人难以忍受的高原反应。2天后,专家倾力解决完技术难题后,项目组火速带着一行人赶赴医院,打开车门,潘飞飞软绵绵地顺势摔下车,从车门挣扎着爬起到医院门口,短短的一段路仿佛用尽了他毕生所有的力气。他说“这辈子能与高原有次过命交情,也让我深刻理解了高原地质人的艰辛,地质人坚持和忍耐令人肃然起敬!”

项目部的敲门声

2012年10月的一天,凌晨1点钟,青海项目部的地质队员被一阵狂暴的锤门声惊醒,是谁这么愤怒地在敲门,有人壮着胆子问了一句“谁呀”,无人应答,再次询问,只有敲门声的回应。惊醒的项目部人员屏气凝神,胆大的人操起一根胳膊粗的木棍,悄悄走到门口,试探着打开门缝观察。看了一眼后,他哗啦一下打开大门,原来是勘测队员回来了,他们表情木讷,发青的嘴唇哆哆嗦嗦。有人不禁抱怨“你们怎么敲那么大声的门?”,最先进门的小伙子张大嘴巴喊道“什么?”后面的人一脸诧异望着屋内的同事,最有经验的工程师张青海一把拉住小伙冰凉的双手上下打量,沙哑着声音说道“恐怕是高原反应引起孩子们失聪了”。

在场的地质队员静默了。

极度缺氧的雪域高原上,勘测队员用脚步丈量出每一米地形线,特别是爬山时,一般人喘息困难恨不得多生1对肺来,而这些年轻人还需要携带重达十几公斤的仪器设备,在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里穿行,在苍茫无际的荒野里奔走。虽然有先进的勘测手段,但是代替不了真实的双脚,河谷、沟底、险峰、草原,每一处都遍布了他们的脚步。今晚,这群疲惫的年轻人历时10个小时,一路寂静无声,赶在暴风雪前连夜从海拔4000米处撤回西宁项目部。直到此时,他们才知道,不是夜晚寂静而是自己的耳朵听不到了。通过治疗,2天以后,这些年轻地质队员渐渐恢复听力。尽管医生一再警告,连续失聪有可能造成不可逆的损伤,但无人退缩,在下一个工作季节,这群特别能战斗的队员们依旧背起仪器踏上艰险的勘测征途。

世界屋脊的艰难下山路

2008年5月,地质队员们登上青海藏族自治州祁连县沙松乌拉山的主峰开木棋陡里格开展地质勘查。这里平均海拔均在5000米以上,荒无人烟且没有道路可走,野外勘探越野车只能沿着开木棋河崎岖而上。

由于工作任务量大,实地取样等野外工作需要骑马前往目标地开展地质填图。项目负责周炳龙和一位牧民结伴送一匹老马下山,顺路捎送一些岩样。哪知天气突变暴风雪提前到来,他们骑行整整一天仍未走出无人区,夜晚寒冷彻骨,周炳龙的双腿几乎磨破,极度缺氧加上沿途颠簸,他的两条腿毫无知觉地搭在马肚上,牧民见状强烈要求原地休息。

世界屋脊上哪有住宿的旅店?苍穹之下巨岩缝隙便是绝佳的避风处,铺好马垫盖上军大衣,蜷缩着身体的他对牧民开玩笑:露宿世界屋脊,仰视夜空,这是我住过的最高级的酒店。周炳龙紧抱着视如生命的岩样标本,耳边狂风怒号,不时传来几声野狼的长嚎,天寒地冻他瞪大双眼久久未眠,既担心狼群突然靠近,又隐隐担心家中生病的妻子。地质队员长期野外生活,最深感愧疚的就是家中的她,报平安的电话里,总是透露出路途中的有趣和快乐,工作的艰苦只字不提,地质事业总得有人干呐。想到这些,他默默按了按怀中的岩样。

暴风雪提前到来,驻扎在项目部的尹速群紧急联系当地牵引车,连夜赶往矿区方向搜寻山上的队员们,历尽艰险,终于全体人员安全归队。这些饥寒交迫的年轻小伙子们,在端起热腾腾的饭碗时,再也抑制不住掩面而泣……在青藏高原上,地质队员们用默默奉献克服种种困难,完成了约150平方公里的勘探区,成功取得了6个矿区探矿权。

如今,历经数次高原工作经历的地勘三院地质人,总结出一套安全生产注意事项,即宝贵的“高原十条”:一是安全知识时刻要记牢,防护、自救、互救应急技能不可少;二要北斗卫星来定位,2人以上结伴才出行;三要确保自身健康,禁忌病症者严禁上高原;四是初入高原切勿剧烈活动,身体适应缓慢行进;五是常备高反医学常识,情况严重务必送医;六要穿戴配齐工作服,草丛行走打绑腿;七是出门之前看天气,野外工作要注意;八是野生动物要躲避,地灾隐患要远离;九是通天文晓地理,辨别方向不能迷。十是野外露营要开阔,邻近水源最方便。

经过一批又一批地质人的不懈努力,雪域高原上一座座新城拔地而起,宽敞的柏油马路四通八达,丰富的矿产资源托起了祖国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默默奉献的地质人,在建国初期发现“大庆油田”,使中国摆脱了贫油的帽子;三峡大坝选址、千里库岸的防护等大国基建中,是地质人默默提供着地学支撑;河南永城、平顶山、灵宝等地,在地质人的找矿成果中发展出一片繁华……如今,新一代的地质人依然在传承发扬着“三光荣”传统、“四特别”精神,义无反顾地把青春年华甚至宝贵的生命奉献给祖国的地质事业,他们,值得被铭记,他们,值得被尊重!

谨以此文,深切悼念为地质事业牺牲的地质队员们,向所有地质工作者致敬!(贾永会)

河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三地质勘查院版权所有 ©2021-2022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郑东新区郑开大道与康庄路,地矿大厦12楼 电话:0371-85395959 传真:0371-85395980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21/12/24 10:08:08